中新網1月6日電 據香港《經濟日報》報道,人口老化難以逆轉,港府財政未來或入不敷支。有報道指香港擬仿外國,將盈餘設“未來基金”為日後找數。惟儲錢之外,若不及早為養老福利開支“減磅”,則未來還是要愁。
  從數據推算,人口老化的香港已在未來等著。人口結構改變,長者愈來愈多,年輕及工作人口減少,相反福利及醫療等開支卻愈滾愈大,日後會否出現“財困”之日?
  有報道指,下月財政預算案將會提出節省開支的措施,以及擬成立“未來基金”,將每年部分盈餘撥入作投資增值,作應付未來財政之用。
  事實上,去年財政預算案已提到要應付人口老化和長遠公共開支飆升問題,當時港府消息已指,可能研究外國做法,如成立“未來基金”是否適合香港,年底前向香港財政司司長提交報告。
  全球面臨人口老化,不少國家預見龐大開支擺在眼前,也會將今日的盈餘儲起投資,助日後之用,如挪威政府1990年成立養老基金“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”,註入石油產業所得利潤,投資環球股票及房地產等,去年第三季基金總值逾7,600億美元(約5.9萬億港元)。挪威政府表明,當人口日益老化,基金將發揮支持政府財政作用。
  澳洲政府亦於2006年動用180億澳元成立未來基金(Future Fund),規定2020年後才可動用,以加強政府支付全民養老金的能力。澳洲政府持續將部分財政盈餘投入基金,去年9月基金資產總值已滾存至917.1億澳元(約6,380億港元)。
  相比起來,香港或許遲了幾步,但若今日還不趁財政有盈餘時未雨綢繆,則日後的危機只會更大。
  2013年香港65歲或以上的長者人口約98萬,推算至2041年將跳升逾倍至256萬人,屆時香港每3個人中,就有1人是長者,福利醫療支出必然上升,另一方面賺錢交稅的年輕人口卻減少,此消彼長。未來的困局,若今日不出手,留待彼時還可應付得來嗎?
  儲錢為未來固然重要,香港毋須如歐美政府要背起一條全民養老的“長命數”,但也要節流,人口老化難以逆轉,惟可以拖慢,令財政上不致被暴升的開支急速拖垮。
  拖延的方法包括推遲退休年齡,每名年長者可多幾年時間工作,小數怕長計,勞動力、稅收等變相賺多了,長者依賴福利的時間亦可延遲。歐美國家近年已相繼延遲退休年齡,連亞洲地區如日本、韓國及新加坡也如是。韓國去年通過法案,2016年起退休年齡延長至60歲;新加坡更立法要雇主配合,前年實施法案規定雇員若達62歲退休年齡,雇主須儘量繼續聘用至65歲,否則要提供2至3個月薪金的就業輔助金。
  香港沒有法定退休年齡,港府去年才開始就公務員退休年齡進行檢討,公務員一般55至60歲陸續退休,對私人企業有指標作用,港府也別再慢半拍了。
  至於醫療開支,若老人家多,又多病多痛,還動輒入院,又豈會不是龐大數目?事實上,一早警覺人口老化危機的日本,便部署多年將擔子轉移,以免醫療系統被拖垮,如1982年的《老人保健法》,政府出資培訓10萬名家庭護理員,鼓勵老人在家護理;另於2000年又推護理保險,國民滿40歲便開始為自己日後老年後的護理服務投保。
  新加坡則鼓勵由地區性的非盈利或其私人營運機構,承擔一般健康檢查服務,更加是世界上第一個為贍養父母立法的國家,又以組屋優惠作為鼓勵家庭照顧長者的手段。說到底,以上種種就是要由家庭及社會,與政府共同承擔養老的責任。
  政府面對長遠的人口老化開支,應及早籌謀,急不容緩。老有所養,人人都想,香港一邊要維持低稅率,但另一方面若要政府全數埋單,也不實際,先問錢從何來?下一代可能要面對更困難的環境,如何為下一代留下穩健充裕的財力,才是我們對未來負責任的做法。  (原標題:港媒:“老齡香港”難逆轉 養老福利靠存錢?)
創作者介紹

宣萱

bnvntutnr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